一只咸橙

【黄喻】不知 末世AI趴 脑洞大纲流 一发完

       烦烦是朋友很多,但父母很少陪他的人类小孩子,喻喻被做出来是陪他长大的安卓。烦烦外热内冷,每天都对安卓说很多喜欢,但是从来没有当真,喻喻也是。然后突然有一天烦烦发现安卓好像是不同的,安卓有名字叫喻文州,喻喻是烦烦喜欢的小机器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烦烦就开始索取喻喻的喜欢,喻喻一直很努力很温柔的回应,但是烦烦依旧很暴躁,因为喻喻毕竟是AI嘛,AI说给烦烦听的话换成其它人,他也会这样回应。AI和人是不同的,AI的感情和AI的眼睛一样漂亮,但是你知道那是假的。喻喻对其他人也是一样温柔,他不知道烦烦说的“喜欢”是什么意思。烦烦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烦烦就很挫败,烦烦就想逃离,非常恨这样没有理由对机器人生气的自己。而且他也长大了,有自己的目标要实现,就越走越远,做很多让自己开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烦烦在离开喻喻后确实过的挺好的,他本来就很聪明,人又外向,交了很多喻喻不认识的朋友,也学会了很多喻喻不知道的东西。他们家一开始就有钱,烦烦父母就很宠他随着他去,他杂七杂八学了些关于AI的东西啊,关于生物的东西啊,越学就越知道喻喻不是喜欢他的 。不是喻喻怎么样,就是因为机器人嘛,没有这个功能。烦烦就慢慢接受了,但他还是一样喜欢喻喻,即使没有回应,他有时候想起来都觉得自己无可救药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战争就爆发嘞,烦烦也被推上了战场,他作战风格犀利,带着他的小分队奇袭一打一个准,人们叫他妖刀。
      战争开始以后,喻喻所在的安全区,他们的老房子那里也不能幸免,被投下了大规模病毒炸弹。但是烦烦不担心,因为喻喻毕竟是AI,他带点自嘲地想:AI也有好处哦,至少在病毒里边不会死,这就很辛运了。烦烦还想: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我好好活着,等到病毒活性消失以后,我们总有再见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但喻喻其实在战争刚刚开始以后就去找烦烦了,他印象里的烦烦还是一个拧巴需要人陪伴的小孩。喻喻想象不到烦烦在战争中的样子,他就想去陪着他,想和他一起承受。

        在他违背脑袋里机器人三定律偷偷溜出去的那个晚上,他想了好多好多见到烦烦以后怎样去安慰他,怎样去保护他的事情,喻喻根本就没想到它自己也只是个非战斗类AI。

他也不知道在几十分钟前,一颗生:化炸弹被引爆在他所住的城市中心。于是在城市边缘,病毒封:锁的边界上,从城中而来的他被当做传染源抓起来处理掉,烧成灰烬了。  只留下两颗特别漂亮的,黑沉沉的眼珠子。

       后来妖刀回去的时候,老房子里房顶破了一边,天光泄下,四周空空的,只有以前的投影球还可以用,烦烦打开它发现是喻喻留下的很多句:“少天,我好锺意你。”里面是各式各样说这句话的安卓。用烦烦的家乡话粤语讲的,AI的声音很软,听起来有带雾气似的深情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因为以前喻喻只要一这么讲,烦烦就会很开心,所以喻喻录了这么多。烦烦没有去想喻喻是怎样在他离开后的房子里一遍遍说这样子的话。他只觉得喻喻还是很温柔的样子,后来他碰到的每一个真人都没有喻喻这么温柔。

       烦烦就猜喻喻应该在其它地方开始新的生活了吧,温柔的AI谁不喜欢呢,喻喻也许会陪在新的小孩旁边,为了哄他而对他说钟意你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一想他感觉一阵轻松,好像以前所有的拧巴,求而不得的东西,都远去了一样,他觉得他好像演完了一场很久很久的独角戏,现在其中一个人走了,他也应该开始新的人生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着日后与喻文州再相见,他应该是可以笑着跟他的小机器人打招呼,说我少年时如何发疯似的钟意你,多奇妙啊,人类喜欢AI。只是现在我说起,以一种风淡云轻的姿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不知道这一天已经不会来。


其实是本来打算留到跳跳糖太太点梗那里的,结果老福特吞我的评论吞得太可怕了,发了几遍都不行搞不懂敏感点,于是干脆加了一点当个脑洞发了。
你们快去跳跳糖跳跳太太那里点梗啊!这位太太超有爱的!
屏蔽死我了

现在票差好大,大家加油投真爱啊,蓝雨双核加油(ง •̀_•́)ง